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镜头前的短暂自我介绍后,《荒野求蛙》节目正式开始录制,到场的五名嘉宾和五名卡司通过抽签分成两组。

    斐常抽到了红签,他赶快扭头看向了师兄。

    也是红签。

    斐常蹦了两下。

    他蹦的动作和一般人不一样,他不曲膝盖,而是直直的往上窜,一边窜一边往陈越扬面前凑。

    在陈越扬眼里,就像是有一座塔,伴随着咚咚的砸地声,两步就落到了他面前。

    “我也是红组!”塔开心的说。

    经纪人提前和节目组打了招呼,让他们俩人分在一起。陈越扬这次上节目就是为了“带”他,也就斐常没经验,真以为是运气好抽到一组。

    他们这组还有一男一女两名固定卡司,以及一个其他公司的流量小鲜肉。

    小鲜肉很客气,张嘴就是哥哥姐姐喊一通,这个很崇拜,那个很喜欢,眼神真挚的不得了。

    斐常就没他那么会说话,他还没学会怎么“来事儿”呢,就被公司扔出来录节目。

    陈越扬主动给他递话,问他第一次上节目紧张不紧张。

    他说不紧张,应该感到紧张的是蛙。

    ……为什么蛙会紧张?

    斐常特别喜欢《荒野求蛙》这个节目,惊险刺激,有个孤胆英雄男卡司还要时不时在镜头前生吞一些野生动植物。

    为了节目效果,男卡司不仅要自己吃,还要逗女卡司吃。

    女卡司花容失色,不停的说不吃不吃。

    斐常突然从后面窜出一个脑袋,说我吃我吃。

    《荒野求蛙》是斐常的下饭节目,搞得他有条件反射,明明他早饭吃了很多,结果一看到男卡司张嘴他就饿。

    陈越扬以为他是为了搏出位,后来发现他是真不挑食。

    而且他一边吃还一边评价。

    这个像在暖气管上放了三天之后从高处摔烂的香蕉。

    那个像三伏天放在前挡风玻璃下烤了一下午还漏气的酸奶。

    小鲜肉意有所指的说:“越扬哥,你师弟吃过的东西真多。”

    陈越扬淡淡接招,说:“嗯,他还是个宝宝,口嚼期还没过。”

    后来长颈鹿宝宝吃累了,开始老老实实的跟在师兄后面闯关探路。

    他前一天晚上一宿没睡觉,到现在有些倦了,没什么精神。

    从这点上就能看出成名已久的艺人和练习生的区别,陈越扬通宵录节目早就习惯了这种强度,他能凭意志力控制自己的瞌睡,既可以72小时不睡,也能一口气睡到天荒地老。

    等到中午扎营休息时,斐常委委屈屈的蜷着双腿,脑袋顶在膝盖上,开始打瞌睡。

    他就算这样抱着双腿也显得好大一只,陈越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