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怎的就败坏风气了?刘氏,你别太过分,若涵只不过是救了一人罢了,你却偏要致她于死地,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朱老二性格直爽,见不惯刘氏的这种小人行为,自然出言不逊,苏若涵见状,又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朱二哥,王大娘,谢谢你们了,你们不必再求情了,后娘想要我死,我便死吧!反正白天我就该死了!我却活了下来,还救了一条命!值了!只是求求里长爷爷,我死后,分给我家的房屋和田地别还给后娘,留给我妹妹吧!”

    苏若涵像是交代后事,可大伙都听见了话里之音,她是怕她死后刘氏将田地收回去!

    “苏若涵,你当着大伙儿瞎说什么呢?看我不打死你!”

    刘氏听见之后甚是恼怒,真就气得要上前‘打死’苏若涵。

    床上的男人眼神一凛,暗中眯了眯眼,可却发现刘氏已经被拦了下来,又轻轻摇了摇头。

    这一切,都未曾被人发觉!除了……

    跪在地上,低头轻笑的苏若涵!

    刘氏被朱老二给拦了下来,里长也是两眼瞪着她。

    “原来,你在这打着注意呢!我说怎的这么巴不得若涵死!分出去的地,你也好意思要回来!还要白白搭上这么善良的孩子的命!”

    刘氏本就被苏若涵说中的心事,里长这一说,她便是一脸惨白,身后的众人皆是看着她,议论纷纷。

    “我才没有!我何时说过要拿回田地!苏若涵这是诬陷!”

    “最好没有!若涵本就是可怜的孩子,她好心救人,咱们没帮忙就算了,我身为一里之长还差点被你误导害人性命,真是……”

    里长说着,又是憎恨的看了刘氏一眼,对着大伙说到。

    “大伙儿都回去吧!此事就此作罢!等那人伤好,让他离去便是!”

    众人皆是点了点头,刘氏和魏小花见事已成定局,充满了不甘,魏小花怨恨的看了苏若涵一眼,心生一计。

    “里长,这苏若涵怎么说也是未出嫁的姑娘,这么收留一个男人在家始终不妥吧!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传出去咱铜锣湾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苏若涵眼中闪过一抹杀意,这古代,女子名声向来注重,否则也不至于一点小事就把人浸猪笼。

    原本大伙都要散了,却听魏小花这一说,大伙也都是皱起了眉,朱老二上前一步,看着床上意识薄弱的男人。

    “里长,要不这么着吧!把这大兄弟抬去我家,我一大男人,总不至于破坏什么风气吧?”

    苏若涵暗中一皱眉,要是抬去朱老二家,那还算是她救的人?她可不能这么干!

    此刻的她脑袋飞速的转动,想着能有什么办法将人留下。

    众人对于朱老二的想法皆是认同,毕竟他是男人,苏若涵一抬头,便见着里长正摸着他的八字胡点头,吓得她赶紧跪着上前拉住了里长的裤腿。

    “里长爷爷,可使不得啊!这人受伤极重,他的腿还骨折,此刻不宜再挪动啊!而且,也不知他到底能不能活过来,要是抬去朱二哥家后死了,不是触朱二哥家霉头吗?还是留在若涵这里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