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人是张灵巧,村子里唯一一个和苏若涵交好的女孩子,也是一个可怜人。

    据说她的父亲是隔壁县的首富王仁富,当年他落难被她娘亲所救,在这铜锣湾一住就是半年。

    可谁知,他伤一好便离开了!那时,她娘已经怀了她!

    她娘亲生下她之后去找过王仁富,可人说根本不认识她!更别提这个孩子了!

    后来,她娘受不住打击,跳河自尽了,她便跟着姥姥长大!

    苏若涵只觉得刚刚好了一点的伤此刻又全都复发了!暗中扶额,挣脱这比她高了足足一个头,目测体重至少二百斤的胖子。

    随意对她翻了一个白眼,再装出一副受了重伤的模样撩起袖口露出她那到处青青紫紫的弱小胳膊!

    “灵巧,我这浑身都是伤,你是想让我这一缕残魂也烟消云散是吧?”

    看着苏若涵身上的伤痕,灵巧那被脸上肉挤得只剩一条缝的双眼竟是掉下了泪水。

    “我这不是害怕吗?我怕你真的死了。”

    “我知道!”苏若涵无奈摇摇头,在这陌生的地方,被人真心实意的关心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这声音她有些接受不了!

    “帮我陪小妹玩会儿吧,一会儿洗完衣服抓两条鱼咱们烤鱼吃!”

    说到吃,灵巧就咽了咽口水,可一想到往常苏若涵若是抓到鱼,定是被刘氏给抢走说是要给她弟弟补身子!哪轮得到她们吃?

    “你后娘会同意吗?”

    “干嘛要她同意?我们已经分家了!我要做什么,还用不着她管,放心吧啊!以后跟着姐,姐保证你有吃不完的鱼!”

    “行!早该分家了!”

    分个家,灵巧像是比苏若涵还高兴,一屁股坐在了苏小妹的旁边。

    苏若涵无奈摇摇头,脱掉鞋子,撩起裤腿便要下河,可一看见河中的倒影,差点没把她给吓死!

    这特么真的不是鬼吗?头发上还夹着水草!脸肿了一大块,嘴角还有血!

    怪不得先前笑一笑都痛!还有那一只熊猫眼是怎么回事?她这爹也太不是爹了!对着自己亲闺女都能下得去手!

    想起先前换衣服时看见的这幅瘦骨嶙峋,绝对堪比飞机场的身材就不禁摇头。

    “当真是家穷人丑,农村户口啊!”

    “若涵,你嘀咕什么呢?”

    “没什么!很快洗好就抓鱼!”

    苏若涵对着河边的张灵巧吼了一声,先浮了把水洗脸,又把先前的衣服给洗了干净。

    将木盆放在苏小妹坐的地方,又随手去捡了根比较尖锐的棍子便重新下了河。

    她常来这里洗衣,偶尔有游到河边的鱼皆是被她给抓住,可今天,她却走到了河中央!

    踩着那摇摇晃晃的几块大石头,看着脚底下游来游去的鱼,苏若涵的眼睛泛起了光,就像是见到了宝贝一样!

    然后,瞄准其中一条,猛的插下棍子!

    “怎样?怎样?可抓到了?”河边,张灵巧已经激动得站了起来。

    苏若涵将棍子一举,一条怕是有一两斤的大鱼正被她手中的棍子插中腹部,像是还没死透,正在挣扎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