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正在大家不知道这位陈道长去了哪里的时候,陈道长终于姗姗来迟,手拿拂尘身着道袍,端的是仙风道骨模样,那淡定从容地专业人士模样,倒是让李家村村民动乱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陈道长,您总算是来了,要是再找不找您,我们就准备全村出动了。”李响快速上前,毕竟这一路上都是他和陈道长交流的,说起话来还算是熟络。

    陈道长一甩拂尘,轻描淡写的开口,“贫道追寻鬼气而来,那厉鬼的道行又精进了,尤其是过了头七之后更是鬼气大增。”

    陈道长还是有些道行的,只是转了一圈就找到了关键点,说起话来有理有据,顺着雪兰的气息寻了过来,雪兰早就离开了李家,这做法现在看来倒是明智之举。

    雪兰回到了牛头山上,化作一缕黑烟钻入孟雪兰的坟堆之内,实际上是回到了自己的随身空间,黑洞洞的充满怨气的坟堆哪里比得上随身空间的灵气充裕呢?雪兰又不傻。

    因为现在厉鬼的身份,雪兰对于灵气还是有一定抵触的,不过当初作为鬼王的那一世让雪兰对于鬼怪的了解颇深,精纯的灵气有助于她的修炼,再加上系统空间可以调整时间的功能,现在雪兰的修为已经是红衣厉鬼的阶段了。

    之前的孟雪兰也只是个白衣鬼而已,怨气深重行事毫无章法,几乎见人就杀,这才引来了陈道长这类道法中人,将其封印。

    “陈道长真是好眼力,相信李响也跟您说过了事情的经过,不知道这厉鬼……”老村长毕竟是一村之长,说话还是十分委婉的。

    “本道长敢来这里就不会畏惧,村长请放心。”陈道长十分的有经验,说话更是十分的漂亮。

    “那就请陈道长先在村民的家里住下吧!等李响妈的丧礼结束了,在处理那个厉鬼的事情。”老村长想了想,还是决定死者为大,捉鬼这样的事情不急于一时。

    更何况陈道长风尘仆仆的赶过来,总不能刚来就让人家开工,老村长很会做人,行事也让人觉得十分的舒服。

    “那就麻烦老村长安排了。”陈道长也有些疲惫,毕竟这一路上都没好好的休息过,准备回去好好的准备一下再去除魔卫道,不急于一时。

    “李响,好好看看你妈吧!”老村长拍了拍李响的肩膀,带着陈道长一起来了,其他的村民也跟着上前,希望争取到陈道长住自己家的机会,有这样的高人在总是有些安全感的。

    李响看了李母的惨状吓得面色发青,哪怕对方是最疼爱他的亲人也不能掩盖对方是个死人的事实,最后他换好了衣服将李母草草送葬,想都不敢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半夜时分,李响最终还是抵不住身体的疲惫还有困意,陷入了沉沉的睡眠当中。一道红色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房间之内,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床上睡觉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红光。

    李响,孟雪兰的悲剧全都是由你造成的。你花言巧语骗她感情,婚礼至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