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听苏若涵的话,刘氏便吓焉了,苏若涵的身上有着多少伤她再清楚不过,若是看郎中,怕是把准备过年的钱拿出来都不够!再有,要是官府来,家产怕是要真的要平分了!

    这怎行?

    可,要她就这么将那块地给分出去,她也舍不得啊!

    “我同意,里长,立字据吧!”

    就在刘氏还在纠结的时候,一直沉默的苏汉生出声了,然后,他见着那一直唯唯诺诺的女儿苏若涵望着他笑了。

    那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的嘴角朝着他上扬,带着讥讽,带着恨!

    苏汉生努力别开眼,就当没看见吧!分家出去,他们是死是活都不关自己事了!

    写完字据,里长让苏若涵和苏汉生都在纸上签字画押,就在苏若涵按下鲜红的指印抬手间,苏汉生的脸色突变惨白,满脸恐慌。

    拿着手里的分家字据,苏若涵看着苏汉生,淡淡的道。

    “里长爷爷,顺便再立一份断绝一切关系的文书吧!从今起,我苏若涵和苏小妹,无论生死,贫穷富贵,都和他苏汉生一家无关,当然,他们也一样!”

    她说的云淡风轻,苏汉生却觉得心尖一凉,原来,苏若涵能做得这么绝!

    可他怎不想想,是谁先绝在前的?

    里长点点头,看着苏汉生。

    “你有什么意见?”

    “没意见!田地也分了,屋子也分了,断绝关系也好,省得她日后过不下去了又回来赖着我们!在座的都做个见证!里长也赶紧理,今日起,我苏家再和她苏若涵姐妹无关!”

    苏若涵看着那张牙舞爪的刘氏魑魅一笑,赖着你?你算什么东西!

    最后,拿着分家和断绝关系的文书,苏若涵牵着小妹向众人道谢,一瘸一拐的回了自己的茅屋。

    这茅屋就是娘亲死后她和小妹生活的地方,小妹是她用米浆一口一口喂养长大的孩子!

    她那所谓的爹在看见娘亲拼死产下的还是个女孩之时,便是冷眼将襁褓中的苏小妹和苏若涵给赶了出来在这破屋居住。

    看着茅屋中破烂不堪的一幕,苏若涵无奈的摇摇头,心中忍不住在想……

    ‘看来我命不好!没有穿越成公主的命!嘶~’原本是要笑,却扯到了脸上的伤口,痛得她呻-吟!

    “姐,姐你是不是痛了?”苏小妹怯懦又关忧的声音让得苏若涵心头一暖,也将杂绪放下。

    难道非得穿越成公主才能锦衣玉食?她就不信,凭她一个22世纪的全能杀手,在这所谓大君王朝还闯不出一番天!

    从破烂的衣柜中翻出一件不知打了多少补丁的衣服递给苏小妹。

    “小妹,来,把湿衣服换了,姐姐一会儿去后山找点吃的,小妹放心,姐以后再不会让小妹饿肚子了!”

    若是没记错,苏汉生给的那点稻米早就吃完了,这十几日,她们都是吃的苏若涵在上山挖的野菜和一点干馒头度日!

    扭扭脖子体会着周身剧痛无比的感觉,苏若涵直恨的牙痒痒。

    真是很久没感觉到痛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