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毁了我的葫芦我还不能……”陌泽上前一步,却又被宫溟夜眼神一瞪,退了回去。

    “不就一个破葫芦,回头赏你个玉的!”

    陌泽看着一脸淡然的宫溟夜,一种恐怖的想法涌上心头。

    “夜,你不会……真的对那个乡下丫头动心了吧?”

    宫溟夜被这么一说,愣了一下。

    “你说她一个小女人,浑身是伤的,自己都活不下去了还把我救了回来,甚至为了救我宁愿去浸猪笼,我这……”

    “先不说救你是为了什么,我总觉得她很奇怪,按理说,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面对一条堪比她腿粗的眼镜蛇无动于衷?

    甚至,她射第一箭的时候,射中了蛇的头,我以为她是射歪了,可后来证明我错了!她是故意的,第二箭准确无误的射中了蛇的七寸,

    而且,居然敢徒手掰开蛇头取毒液,你觉得,这是一个普通女孩能做的事吗?”

    陌泽眯了眯眼,回想着射出后面那支箭带来的劲风,他就觉得心颤。

    “她的箭法,我敢说,比一般的护卫还准!”

    陌泽的话似乎有些道理,再想着她杀兔子时说的话,宫溟夜也是皱起了眉。

    可,他先前看见她的额头似乎还在渗血,是昨天磕头磕的,她始终是那个哪怕丢了性命也要救自己的那个单纯女孩啊!

    ……

    苏若涵不知此刻家里两人正在议论着她,兴高采烈的叫了张灵巧去帮忙照看苏小妹后便提着她的破篮子朝着县城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半,一道声音喊住了她,只见朱老二驾着牛车不知去哪。

    “若涵,你这是上哪去?”

    “朱二哥,我先前上山捡到几株药材,想着拿去药坊卖了换点钱,顺便买点外伤药给那人。”

    朱老二看了眼她手里的破篮子,点了点头。

    “上来吧,我刚好也去县城,顺带稍你一程,不然你得走到晌午才能到!”

    苏若涵想了想,距离县城确实还有好远,要是步行,不知得走到什么时候,于是也便上了车。

    “如此便多谢朱二哥了!”

    “谢啥?都是乡里乡亲的,坐好了!”

    “哎”

    苏若涵一坐稳,朱老二便挥了鞭子,看着逐渐倒退的草木,苏若涵不禁点点头。

    虽说比不上汽车,但也比步行快上不好啊!看来,得机会她也得买辆才行!不然,去趟县城都得花上半天来走路!

    “若涵,你捡到的啥药材啊?能卖得了钱吗?”

    朱老二回头望着苏若涵,苏若涵笑了笑,也不怕他起什么歹心,将篮子里被杂草抱着的紫灵芝拿了出来。

    “这个,紫灵芝,应该值些钱。”

    “灵芝可是稀罕玩意儿,还是紫灵芝,定值不少钱,别被人发现抢了去,快快快,你快藏起来!”

    “哎!知道了!”

    一看是紫灵芝,朱老二便让苏若涵藏好,毕竟人心难测,万一被人抢了可就啥都没了!

    到了县城,朱老二似乎不放心,愣是把苏若涵送到了药坊门口,还说怕她被坑要跟她一起去。

    苏若涵先是一愣,有些犹豫,可想起朱老二是好心,也便没拒绝。

    “诶,朱老二,你怎的来药坊了?受伤了?”

    “咋的了?不受伤就不能来药坊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