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刘氏这是引起了公愤,在场的人都是责备的眼神望着刘氏,苏若涵看形势到了,在苏小妹旁边说了一句,然后两个人都是跪在地上朝着众人磕头。

    “各位叔叔婶婶,大家评评理!这苏家的一切,都是我娘亲当初给人做活挣的,如今我们分个家,后娘竟这般狠心,丝毫不给我们留,这是要将我们往死路赶啊!”

    “孩子,孩子啊!你们快起来,他们这种狼心狗肺的家伙,迟早会遭天打雷劈的!”

    一妇女上前将两人给抱在怀里,都是当娘亲的,哪会不心疼啊!尤其这孩子才刚刚死里逃生!

    “王大娘,谢谢您!”苏若涵抹了一把眼泪,看着里长。

    “里长爷爷,我分家,要的不多,我只要我和妹妹现在住的茅屋,和我娘亲留在河边的那块地,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请您帮我做主!”

    “什么!”刘氏听见苏若涵的条件便是炸毛了,手指着苏若涵的鼻子就要破口大骂!

    “好啊你个苏若涵,看不出你这么有心机啊!全家最好的一块地就是河边那块,你倒是好,就这么打上主意了!我告诉你!做梦!”

    “后娘,我娘亲给家里留了多少地啊!就分那一小块给我也不行吗?我只是想要一点娘亲的遗物啊!我求得不多,只是那一小块,最小的一块啊!”

    刘氏越是泼辣,她就越是委屈,越是懂事!

    众人更是看不下去,对着她指指点点。

    可奈何她脸皮厚,丝毫不在乎!

    里长也懒得和她啰嗦,直到朱老二将他文房四宝拿了过来之后才朝着苏汉生开口。

    “你是当家人,若涵这丫头的提议你可同意?”

    “不同意!绝对不同意!要分家,可以!直接给我滚出去!”

    苏汉生还没回答,刘氏上前就要抢里长手里的纸笔,里长眼神一凛,盯着她。

    “刘氏,我见你是个女流之辈,不和你计较,但请你端正你的位置,此刻我是在和你家当家人谈!还轮不到你插嘴!”

    “我……”

    刘氏显然被里长的眼神给怔摄到了,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苏若涵不由一阵冷笑。

    里长年轻时,曾在县令身边做过师爷,不仅嘴上功夫了得,拳脚功夫也不差,她相信,若是此刻刘氏真的抢了他的东西,下场不会太好!

    “汉生,这家,决不能这样分!我不同意!”

    和里长谈不通,刘氏只好将主意打到苏汉生的身上,此刻他还看着苏若涵浑身滴水的模样皱眉,眉宇间,掺杂着一丝后悔和自责,甚至,暗暗的有着一抹恐慌。

    苏若涵装作是没看见,摇晃了下身子像是体力不支快晕厥过去一般。

    “里长爷爷,既然后娘不愿意分就算了吧!能帮我请个郎中吗?顺便帮我报下官吧!既然他们不愿协议分家,那就请官府定夺吧!”

    “这家大多都是我娘亲在世时挣的,我和小妹是我娘的孩子,分家官府来分更合理,而且,我这刚刚死里逃生,甚至我这浑身上下,都是被毒打的伤,想来需要好些钱来看郎中,这些,都交给官府处理吧!毕竟我是受害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