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说我偷我就偷了?我要没钱呢?”苏若涵眉头一挑,好奇的看着刘氏,只见她的眼神正赤果果的停在她买的东西上。

    “没钱,就拿东西抵!”

    苏若涵将那两斗米抱在手中,又朝着刘氏一笑。

    “那你还是直接说你看中了我这些东西,何必要用我偷你钱当借口?”

    “本来就是你偷了我的钱,现在还不认账,你等着,我去找里长来做主!”

    “好啊!”

    刘氏被苏若涵一噎,回头望着院门口正打量着自己的众人,心下一狠,真的就让苏子北去叫里长了!

    反正苏若涵不可能有这么多钱,总归就是偷的!说是偷她的,她也没办法狡辩!

    干完农活回到家屁股还没坐热的里长便是被叫了过来,众人给里长让道,里长走进苏家院子时苏若涵已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搬进了屋,刘氏正站在她门前破口大骂。

    “刘氏,整天都见你在吵吵闹闹的作甚?”

    刘氏见里长来了,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看起来无不委屈。

    “里长啊!你给评评理啊!这丫头刚分家就偷我钱,你说这可咋活啊!养了这么多年,竟是个狼啊!”

    里长见她那模样,不禁望向苏若涵,却见她一脸淡然,就好似刘氏说的人不是她一样!

    “若涵丫头,你后娘她说的”

    “里长爷爷,我昨天分家断了关系的事儿大伙都清楚,可今天我买点东西竟诬陷我偷她的钱,你说,我还能当她是我后娘吗?”

    苏若涵也是满脸的委屈,里长一时有些为难。

    “那到底是啥情况你倒是说出来,这样不就避免误会了吗?”

    “误会?哪里误会了?分明就是她偷了我的钱!”

    刘氏双手拍地撒着泼,苏若涵也静静的站着,不解释就任由刘氏闹。

    “老二,你可知道是啥情况?”

    朱老二见里长将问题问向自己,白了地上的刘氏一眼,满脸的嫌弃。

    “里长,若涵她没有偷刘氏的钱,她是在诬陷。”

    “诬陷,我哪里诬陷了?她没偷哪有钱去买这么多东西?”

    刘氏蹭的一下又爬了起来,指着朱老二“指不定你和她一伙的!她偷去的钱你也用了!”

    苏若涵看向里长的眼眶已经快要溢出泪水。

    “里长爷爷,今早若涵上山采药的时候捡到几株灵芝,拿去县城卖了换的钱,我没有偷!”

    苏若涵话一出,众人皆是朝她望了过来,眼中有着不可思议,甚至是怀疑。

    “我作证,是我陪着若涵一道去药坊卖的,那个药坊……”

    “哈哈哈,哈哈哈哈”刘氏像是听见了什么大笑话一样看着朱老二“你说灵芝就灵芝了?灵芝这么容易就捡到?我看啊!你们就是合伙偷了我的钱,找的借口!”

    “刘氏,你还要不要脸?”朱老二看不下去了,好在苏若涵及时拦住了怒气冲天的他,然后转身从她的破篮子中拿出没卖掉的两株灵芝。

    “里长爷爷,我没说谎,这就是我捡到的灵芝,卖给县城陆家药坊的,不信大伙可以去问问,小的十五两一株,大的二十,我一共卖了六株,九十五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