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天公作美,今年大丰收,田间众人满脸喜悦。

    突然,一道急切的呼喊打破田间祥和景象,只见那朱老二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不好了!不好了!”

    “老二,你慌慌张张的做甚?”一老人问道。

    “里长,苏汉生,苏汉生家的闺女,苏若涵,死了!”

    “啊?”众人皆惊,怎的好好的闺女就死了?

    “老二,你说清楚,苏家闺女怎就死了?”

    “刘氏带着苏小妹去河边洗衣,不知怎的就将苏小妹推倒了河里,苏若涵为了救溺水的苏小妹便跳下了河,结果把苏小妹救上来,自己却……唉!”

    朱老二叹了口气,剩下的话怎的也说不出口。

    里长皱了皱眉,有些生气的甩掉手里的镰刀,气冲冲的就爬上田坎。

    “他们现在可还在河边?”

    “怕是回去了,我跳下河将若涵那丫头捞上来发现没了气息,苏汉生一把抢了过去说是要随便找个地儿给埋了!”

    怪不得朱老二浑身湿漉漉的,看来是拉了苏若涵起来便急忙来报信的!

    “苏小妹身子那般弱,刘氏为何要带她去河边?还害得若涵那么懂事的丫头白白……白白丢了性命!”

    “往常她欺负她们姐妹没娘亲也就罢了,这还害了人命,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她无法无天了!”

    见着里长一走,田间的农户皆是跟了过去。

    刘氏在这村里向来霸道,对于苏汉生原配亡妻留下的两女儿一直不待见,整天不是打就是骂,众人皆是看不下去。

    可奈何那是人家的家事,也不便管,这下好!直接死人了!

    众人一走进苏家院子,望见那随手扔在地上的一具尸体。都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胆小的妇女更是直接腿软倒坐在地上!

    像是被水泡久了,苏若涵的脸已经泛白,身上的水将周围的泥地都给浸湿,头发更是凌乱不已,那无助的双眼更是大大的瞪着。

    这是……

    死不瞑目啊!

    里长年纪大了,见到这一幕都是有些晕厥,好在一旁的朱老二将他扶住,这才跌跌撞撞的走进了院里。

    “苏汉生,你就是这么当爹的!许氏在世的时候,是怎的为了你苏家累死累活的?她一死,你就是这么对待你两个亲生闺女的?”

    里长在朱老二的搀扶下,朝着瘫坐在院子一角的苏汉生骂道。

    苏汉生正欲说什么,一道尖锐的声音便从屋内传了出来。

    “里长这话就说得不对了!我们怎的对待他这两个闺女了?她自己溺水关我家男人什么事?别以为你是里长你就可以随意诬陷!”

    屋内走出一女人,年龄约莫在三十左右,长得体胖腰圆,五大三粗的模样和男人有的一比!

    “不就是死了个小丫头片子,至于你们这么激动吗?等会儿挖个坑埋了不就得了!”

    “刘氏!”里长气得瞪大了双眼,此人甚是嚣张,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

    “再小她也是条人命!你为何带苏小妹去河边?你自己心里清楚!别以为你那点花花肠子没人知道,说白了,你这是谋杀!”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