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若涵说得小声,张灵巧和苏小妹的注意力又在兔肉上,所以没听见苏若涵的话。

    男人看着苏若涵,她冲着他点了点头。

    “放心吧!姐不会让你死的!明儿一早,姐就上山去给你采点草药,一点破毒而已,还奈何不了姐!”

    男人还是没说话,从回到家他便发不出声音,只是顺势打量着苏若涵,她抬手,便是会露出手臂上的青紫伤痕,还有她的眼睛,肿得老大,青紫一片,像是受到了虐待。

    苏若涵也不恼他的目光,舀了口汤喂到他嘴边。

    “喝吧,挺有营养的!”

    男人艰难的张了嘴,苏若涵顺势将汤喂进他嘴中,又喂他吃肉,整个画面看起来是那般温馨。

    却只有苏若涵自己知道,她心底已经是要笑开了花……

    似乎是饱了,男人摇了摇头,不再张嘴,苏若涵明了的点了点头,这才去照顾自己的肚子!

    回去一看,那破桌上此刻堆满了骨头,两只猪正打着饱嗝!

    “真是没看出来,原来若涵的厨艺这么好!这兔子,太好吃了!”

    “嗯嗯,姐姐的厨艺好好!”

    苏若涵无奈的笑了下,这和厨艺有多大关系?只不过她们很少吃到野味罢了!

    吃了兔肉,张灵巧也要回去了,苏若涵打了一碗让她带去给姥姥,这才拿了块破板子垫在地上,再抱了些干草,又垫上一张破布,当做今晚的床!

    先是打了热水给苏小妹洗脸让她先休息,这才去收拾那‘黑无常’!

    看着苏若涵端着盆水而来,男人不由得皱了皱眉,苏若涵假装没发现,笑了下。

    “你别怕,我只是给你洗下脸”

    说着,她便在男人明显犹豫和排斥的目光中拧了毛巾去给他擦脸。

    无奈脸上敷的污渍太多,她一气之下将先前没用完的酒倒在了毛巾上,用酒来清洗。

    闻着这满面的酒味,男人的眉头越皱越深,却也没恼气,苏若涵更是看见了他暗中摆了摆手,像是阻止着什么!

    不过,她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直到将整张脸都擦干净,苏若涵才放下毛巾,若无其事的将男人放躺下来。很淡定的转身,端着那盆浑浊的水出了门。

    屋内,男人歪着脑袋看着苏若涵的背影不由猜测。

    是他毁容了吗?怎么她看见他的脸不见声响呢?往常的女子见了他都是尖叫不断的!

    苏若涵十分淡定的将污水倒掉,然后走到灶台旁给自己打水洗脸。

    狠狠的扑了几把水,这才深吐了一口气。

    回想着男人的面貌,那刚毅的剑眉,那炯炯有神的大眼,那高挺的鼻梁,那微抿着不太高兴的薄唇……

    妖孽!真尼玛是妖孽!身材好也就算了!脸长得也这般勾人!

    兴奋了半晌,结果一想起白天见着的‘自己’的样貌,再低头看了看‘飞机场’,她又不由得思考起来。

    其实,苏若涵长得挺美的,只是太瘦了,而且眼睛还被打肿,看起来很是狼狈。

    不过转念一想,此刻的她才十四岁,还能发育,往后多吃点好的,还怕不前-凸-后-翘?

    苏若涵抬头朝屋内看了一眼,嘴角一抹狐笑。

    这根大腿,姐抱定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