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让它在外面呆着, 好好反省反省!”顾卿卿气鼓鼓的。

    既然都这么说了,王菀也就不再管闲事了。

    “来来来, 青菜叶子随便烫一下就能吃了!”郑玉看冷场,立马替王菀招呼着。

    这话一出, 似乎是下了号令似的,大家筷子都立马往锅里伸,屋里原本尴尬的气氛也瞬间变得热烈起来。

    叶雪一马当先, 挑出一个生菜叶子, 生菜用来吃火锅最是好涮,随便往锅里一扔, 摆一下就捞出来,吃的就是那股子带着辣油的脆生生的口感。

    叶雪直接一口就咬了下去:“嘶——好辣!”

    这是王菀第一次炒料, 其实也在担心料炒得好闻不好吃, 那就不好了,当即关切:“很辣么?我辣椒放多了?”

    这时, 紧跟其后的郑玉也一边呼着气, 一边摆手:“不辣不辣、刚刚好!”

    王菀迟疑的看了眼她直接被辣红的双唇, 不相信的自己捞了一片菜叶子。

    此时,锅里的其他青菜也刚刚烫好, 王菀便夹了一片白菜叶子,只见白白黄黄的菜叶子已经有些塌下去了,上面挂着不少红油, 看着就直让人吞口水。

    夹一片片到自己碗中, 那诱人的香辣味道更加明显了, 直刺激着人的味蕾。

    “咳咳!”

    王菀咬了一口,一时不防居然被呛到了,只是这辣椒到底是空间种出来的,呛也只一会儿,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确实有些辣!”王菀只得承认。

    “我倒是觉得刚刚好。”顾卿卿吃的另外一边那个微辣的。

    秦芷刚才也是跟王菀一样,第一口被呛着了,又尝了下顾卿卿面前对着的微辣锅,立即点头:“这个果然刚刚好。”

    郑玉挑眉,从微辣锅里夹了一片莲菜,啃一口就直摇头:“这个不够味儿。”

    王菀看她双唇被辣得都红肿了,还坚持吃辣,无语:“你看你吃得都直吸溜口水了,还说刚好呢?”

    叶雪跟郑玉一样爱吃辣,只得道:“要不弄个蘸碟吧,沾着吃会好很多。”

    这话一出,郑玉立即跟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王菀他们这边跟别的地方吃火锅还不一样,他们这边不怎么吃蘸料,倒是忘了这么一回事。

    王菀一拍额头,跟着就起身:“等我一下,我去配蘸料,你们都要什么口味的?”

    不曾想她们几个人口味相当的一致,芝麻酱加香油加干辣椒碎、香菜就行了。

    “这是老京市的吃法!”郑玉笑眯眯的解释。

    既然都一样,那就好办多了,王菀立马往厨房去。出来时,还看见平安在门口躲着,伸着个长长的脖子往院子里面探。

    见王菀出来,立马别扭的又把头扭过去,只剩下半截子肥硕的大屁.股。

    而小黄则是相当的尽职尽责,紧紧盯着平安这只“外狗”,不让它踏进院门半步。

    王菀不理平安,径直走去厨房,自打自家开始种菜之后,王菀家里各类新鲜蔬菜就没少过,香菜赵超美爱吃,家里从来没断过。

    前几天刚刚收成了一小片芝麻,她用压榨机刚榨出新鲜的芝麻油才两三天。品种种子都是在网上买的顶好的,又在空间土地里种了一茬,选出来最优质的做种。

    才在地里种了一小片,当时芝麻还没开始收成,姜文俊就直接跑过来预定了。

    芝麻油一开瓶,就是一股子醇香扑鼻而来,倒个半碗,再来点芝麻酱,接着王菀又拍了几个蒜头剁碎放碗里,还有小香葱切碎,香菜切碎,再来一些香醋,最后再加上她空间种出来的干辣椒碎。

    随便一搅合,就是一碗让人看着就食欲大增的蘸碟。

    当然,中间主要的功臣就是芝麻油,芝麻油清清凉凉的粘在香葱和香菜粒上面,均匀的包裹着,漂亮极了。

    从厨房出来,王菀又瞥了眼门口的平安,不知什么时候,平安又把头扭回来了,眼巴巴的正望着上屋的门。

    只是门缝里面看去,屋里几人正吃得热火朝天,谁也没有在意它。

    一时之间,平安居然悲从中来,小声呜呜叫着。

    王菀听见了,居然觉得它有些可怜。不过想想它的作为,也确实是有些不懂事了,刚升起的同情心又立即消退。

    王菀养大黄小黄,或者是后院三只猞猁,甚至于山上的小豹也好,王菀从没有给它们过多的溺爱,从小都是严肃认真的教,帮助它们从小树立一个良好的习惯。

    她从不是狗奴、猫奴,也从不轻视它们,只是把它们当做一个伙伴,可以帮助她工作的伙伴。可跟顾卿卿养的平安,为了打发时间不一样。

    对于王菀来说,不听话的狗就是废物,要不然好好管教,以后听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