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死定了。

    在输入全速前进的命令时,伊洛就没想过再活下来。

    前方就是肆虐的恒星风暴,不要一秒就能把飞船化为灰烬,在绝对的自然力量面前,再高的等级都不堪一击。

    雌虫却那么蠢,居然以燃烧虫核的方式把他护在怀里,硬生生增加了几秒时间来听的对方心跳。

    都听了几十年,早厌烦了。不过那一刻,伊洛真觉得眼睛有点儿热。

    现在就算想反悔也没用了,虫核的力量一耗尽,照样被风暴吞噬。

    真是只蠢虫子……

    伊洛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那个仿佛要用尽一生力气的拥抱上,还有雌虫心脏有力的搏动,和落在他头顶的轻吻。

    ——

    安缓舒心的乐曲在空间里萦绕,空气中飘逸着香甜的味道。

    肚子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抵着,有些喘不过气来。

    伊洛睁开眼,第一眼看到了条粉色毛毯,他是趴着的。

    没死?

    伊洛略带怔愣的抬头,视线上移,第二眼看到了一层透明玻璃。

    玻璃外是一个很大的房间,而在他正对面的那面墙上有个巨大的方形物体,里面被玻璃板分隔出一个个小方格,每个方格里都躺着颗有着瑰丽花纹的蛋。所有方格的右下角都插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类似编号的东西。

    伊洛有些迷茫的眨了几下眼睛,他分明记得飞船撞上了能量沸腾的恒星,不可能再活下来啊,又怎么会在这种像研究室一样的地方醒来?

    一直抵着他肚子的那个东西突然动了下,伊洛惊得撑起身。

    这才看清他刚刚趴着的东西,是一颗雌虫蛋,上面布满了金色的虫纹。

    伊洛看着视线里的蛋,自他起身后虫蛋就逐渐停止滚动,僵在了被他们俩用体重压出来的坑里。

    之所以说他是僵住,是因为虫蛋底部的毛毯有个一厘米左右的小滑坡,如果是正常放松下的蛋应该会滚下去才对,而不是立在上面。

    这感觉,就像是对方看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东西,然后……傻掉了。

    伊洛沉默,这颗虫蛋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熟悉到不设防的程度。刚刚如果不是这蛋动了下,他都不会想起自己肚子下还有个东西。

    应该死又没死,研究室一样的房间,每个小方格里的虫蛋……

    所有一切连起来,隐隐指向一个结论。

    伊洛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纯白色的贴身布料,包裹着一具短手短脚软乎乎的身体……

    在他雌侍产后抑郁的那段时间,伊洛也照看过虫崽,根据他拉扯大两只虫崽的经验,他这身体绝对破壳不到一个月。

    所以说他这是换了个身体活了下来?亦或者重生了?那他的蠢雌虫……

    就在这时,伊洛堪比S级的精神力敏锐的感应到有虫靠近。抬头向门口看去,果然不到一会门就被推了开,一个医生模样的白大褂走了进来。

    来虫身形细长,不似雌虫的硬朗,带着些柔弱的感觉。阳而不刚,柔而不娇,是只亚雌。

    哦,这亚雌他还认识,他娶了雌侍后从他雌父那挖来的家庭医生——杰西。

    杰西是来例行查房的,视线在房间里一扫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一只小虫崽正坐在孵化箱里眼巴巴的看着他。

    惊得杰西连忙走过去,开箱把小虫崽抱出来。

    杰西没注意到在他抱雄虫幼崽的时候,一旁的虫蛋也跟着往他这边滚了段距离,他正急着检查幼崽有没有磕着碰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