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直到罗争出声,他才回过神来。

    “少爷,我们要收拾哪些东西?”罗争问。

    “先不收拾。罗争我问你,你觉不觉得妈咪对陆月溪的态度太冷淡了?”时奕岚迫不及待的问。

    罗争说:“小公主一直养在外面,与殿下生疏也是自然的。”

    时奕岚摇头。他知道时婉淇有多想念这个女儿,即使前些年他还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经常见到时婉淇会望着一张婴儿照片出神。

    他那个时候习惯性的认为是自己的照片,后来才知道那是他从未见过面的姐姐。

    时婉淇很想念那孩子,每次看照片时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如果见到真人,绝对不会是那个样子。而且,得知陆月溪死讯的时候,时婉淇只有震惊,没有他想象中的悲恸,这也让时奕岚想不通。

    但现在望见这个娃娃,他却好像能想通了。

    “罗争,你去帮我办件事,绝对不能让妈咪和君墨知道。”时奕岚握着从人偶里找出来的头发郑重的嘱咐罗争。

    罗争很快意识到他想做什么,顿了顿,点头答应了:“是。”

    时奕岚想要的结果在三天后出来了,他望着三份鉴定结果马不停蹄去了监狱。

    孟红依再次见到他的时候,还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得救,别提多激动了:“你是来救我出去的吗?月溪呢?她在哪里?她怎么没来?”

    “她死了。”时奕岚说。

    孟红依一惊,心中又一种不敢相信的恐惧蔓延,强颜欢笑:“你胡说什么……月溪还年轻……怎么会……一定是你骗我。你放心,我不会跟你们抢月溪的,只要你们救我出去!”

    “那你最好给我先解释解释这个!”时奕岚猛地把手上的三份文件往桌上重重一拍,发出的巨响把孟红依吓了一大跳。

    她胆怯的望向第一份亲子鉴定,颤抖着双手打开来,见到上面的的确确写着“亲生”两个字,孟红依长吐一口气,重整旗鼓反问时奕岚:“这不写着是亲生的吗?你来找我问什么?月溪是你亲姐姐啊!”

    时奕岚冷冷道:“还有两份文件。”

    孟红依疑惑的再次翻开第二份亲子鉴定,上面也写着亲生。她心里这下更得意了:“你看,你都验了两回了,都是亲生的,还怀疑什么?”

    “你看看最后一份。”时奕岚提醒。

    孟红依觉得他小题大做,白了时奕岚一眼,翻开第三份文件却是傻了眼。

    “看清楚了没?”时奕岚指着最后的鉴定结果,生怕孟红依看错掉,“这上面可写着,两份样本内的DNA显示一致,是同一个人的样本。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陆月溪提供的头发,会与别人DNA的一致?”

    孟红依心虚,当即大喊:“那一定是陆浅浅做了手脚!”

    时奕岚冷笑:“我还没说这件事和浅浅有关。”

    孟红依宛若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